做点有意义的事

关于

/fly/

*中原中也×你

*准备好上天了吗!【喂!——

 

  你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战战兢兢的往脚底下一瞧,腿一软差点就没这么摔下去,幸好中也一把拉住你,制止了你自杀式的行为。

  空旷的山谷内风吹的厉害,你给吹的眼睛发酸发涩,揉了几次也不见得有多大缓解,你侧头看了一眼兴奋的中也,哭丧着一张脸询问他能否打道回府,得到的答案确是一个巨大的白眼和嘲笑般的“胆小鬼”三个字。

  现在的你们,正在准备玩蹦极。

  原本素来恐高的你是死也不会碰这种能让你吓掉魂的游戏的,但那天你和中也出去吃饭,喝的酩酊大醉的你拍着胸脯豪言壮志,“那个蹦极算是什么东西?跳楼机算是什么东西?老娘说自己恐高都是假的!!都是屁!!老娘要蹦极啦!!飞!——”说着你就要往大楼的楼顶往下跳——原本只是带你来楼顶吹吹风醒醒酒的中也赶紧一把拦住你的腰把你往回拖,一边拖一边破口大骂你傻,可上衣口袋的录音笔正在闪烁着光芒.....

  总之你醒酒后装死撒泼都不承认有酒后失言这档子破事儿的时候,中也把录音笔一摁,你乖乖做跪倒状,“中原大爷我错了,听话我们删了他。”

  但是中也没有删,相反还以次为威胁,威胁你来玩蹦极,你惨兮兮的看着他,说的一字一顿,“中原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本宝宝的。”

  总之上诉的所有就是一切罪恶的开端。

  你和中也手牵着手,脸色惨白的就像张纸,你看了一眼绑着你们的绳子,费力的一扯嘴角调笑,“中也你说我们想不想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闭嘴,风灌进去可不怪老子。”

  你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中也的声音几近散在了风中,但你听清了,会意的一点头,继续看着脚下发抖。

  工作人员笑眯眯的冲你比了个OK的手势,让你和中也往下跳。中也一扯你的手把你往下拽,你死命摇头把他往后拉,中也“啧”了一声,明显有些不快,沉着一张脸看你扶着栏杆,面色惨白的瑟瑟发抖,明白了你在害怕,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什么似的一笑,那笑容在你眼里是那么的阴险狡诈,而事实上这一笑也确实是个阴谋——中也猛地搂过你的腰,把你恶狠狠的往他怀里一带,身子往外一歪,你们就这样掉了下去。刹那间,整个山谷回荡在你凄厉的惨叫声和“中原中也老娘这辈子都和你没完”的叫骂声中。你死死的闭着眼睛,环着中也精瘦的腰叫的嗓子都快哑了,可中也却在你头顶上笑的张扬,笑完了捂住你的嘴,“别叫了!睁眼!”

  你不叫了,却依旧死死闭着眼,鼻翼上是中也穿的卫衣散发出的淡淡的香皂味儿,还混合了一些葡萄酒醇厚的芳香,是很好闻也很喜欢的味道。你更用力的环抱住中也,把头埋在中也怀里深吸了一口气,再猛的抬起头来看景,才愕然的发现你们正停顿在半空中。

  你有些转不过弯,半耷拉着脑袋,迟钝的反应过来是中也发动了异能,脸上写满了讶异,中也见你这幅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你恼了,去踹他的裤子,一踹一个准,瞬间中也的牛仔裤上一个脚印子。中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一黑,猛地解除异能,于是你们便一起往下掉,你又一声惨叫,看着颠倒过来的天与地和模糊成一条线的风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结束了蹦极,你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中也拿一罐可乐陪你坐下来。你蹭过去离他近一些,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揉揉眼有些迷糊到,“呐,我说中也啊,”

  “啊?”

  “我们下回再玩一次蹦极吧?”

  “你有病啊?不怕高啦?干才叫的和杀猪似的现在和我说再玩一次?”

  “.....我是说,”你认真的比划着,“下一回你就发动异能,我们慢慢往下落,好好看看山谷的风景吧,刚才下落的太快了,风景都压缩成一条线了。”

  “哦,”中也挠挠头,口气有些暴躁,说出来的确实你爱听的,“就是我抱着你看风景是吧?这样就不会恐高了对吧?嗯?”

  “嗯!”你的眼睛弯成了一个月牙,你扑到中也怀里孩子气的蹭了蹭,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休息够了吗?休息够了就回去了。”

  你点点头,站起来和中也牵着手往山下走,你们的身后是落日,余晖暖融融的照在你们身上,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你转头注视着地上你和他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一踮脚,冲着中也的影子亲了一口。

                                                                                  -end-

*害怕,明天下乡惹QAQ

*那....那个...你们有没有....比较好的鬼故事啊.....来告诉我吧【躺——

*话说这篇真是大粗长【bus

评论(2)
热度(54)

© 等等 | Powered by LOFTER